🐧咩野🍃

子夜不知雨。

子夜何以语。

emmmm出P1这个巴布老师画的全员无cp本 P2如果你吃狗崽的话可以巨白菜带走第二本 鹅就这样 看上阔以私信我

叶修冠了冠了!!!!!我爱他一辈子!!!!!!!

【叶修中心】所以我的小队长果然是最棒的吧

cp不明显但是大概是all叶主伞修。 


字数统计:10294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的你。
想认真的给叶修写一篇生贺,多叶修的故事。希望有人能愿意看完它ww
今年的叶修二十岁,是他当年嘉世二连冠的时候。

-处女短篇…还是没赶上末班车,委屈哭

(改了点东西重新发了一遍...别嫌我烦hhh



*

 â€œåˆ°äº†å›¢é˜Ÿèµ›æœ€åŽçš„关键时刻了!嘉世战队的叶秋队长带领嘉世发动了最后一波攻击,张佳乐还在坚持,但可以看出百花已经不敌这摧枯拉朽之势!”
      
  çµå·§çš„手指在键盘上敲出清脆的声响,少年头戴耳机里传来的枪声仿佛卡着敲击的节奏。

 â€œè½èŠ±ç‹¼è—‰å€’下了!繁花血景被一叶之秋以一己之力攻破!”
       
  ä¸æ…Œä¸å¿™åœ°æ“ä½œç€é¡ºåº”而来的技能,百花缭乱的生命条也随着技能树里灰下去的技能cd滑下。
   
 â€œä¸€å¶ä¹‹ç§‹æ‰“出了战斗法师的最大招!伏龙翔天的巨龙冲着百花缭乱撞了过去,百花缭乱走位闪开———啊!命中了!一叶之秋在最后关头打出了'龙抬头'!”
      
  æ‘˜ä¸‹è€³æœºï¼Œåœ¨â€œè£è€€â€äºŒå­—跳出来的同时甩了甩手。

 â€œç¬¬äºŒèµ›å­£æ€»å†³èµ›ç»“束了!嘉世的队长又一次创造一打二的奇迹!”

 

19岁的叶修张扬年轻,除了照例没有参加记者发布会把摊子全都扔给吴雪峰以外,该有和队友的拥抱击掌全都做了一遍。陶轩走到场下,喜笑颜开地拉着他们队员去俱乐部街对面的饭店吃了顿海鲜。联盟初期发展还没有全面到位,各战队日子也都过得紧巴巴的。嘉世的队员也默契的只点了些小海鲜和啤酒,不至于让自家老板太过破费。

  å¶ä¿®çŸ¥é“自己的一杯倒酒量,所以视线没有往玻璃杯里莹黄色冒着泡的啤酒上看。只在最后吃海鲜吃得有些腻味了,才把一边吴雪峰的杯子拉来抿了两口。不过只是这点,就让叶修白净的脸颊上飞起一小片淡淡的红晕。吴雪峰看着斜着轻靠在自己身上的小队长,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微笑,眼底满是宠溺。他抬手,轻轻地揉了揉叶修的发顶,接着又剥开了一只虾,塞到了叶修的嘴里。叶修两片透亮的唇叼着那只滑弹的虾,一边咀嚼着一边抬头对吴雪峰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

  å´é›ªå³°è§‰å¾—自家小队长除了嘴欠一点其他都是天使的部件。

 

散场后叶修婉拒了陶轩要送他回出租房的提议,以“我喝了点酒,散散步顺便拐回家。”为由,拐到街边一家便利店买了包烟,又慢慢悠悠拐到地铁口。9点钟的H市坐地铁的人还算比较少,叶修上了地铁就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酒劲似乎还没过去,抬了抬头看到所在站离自己的出租屋还远,叶修身子一斜,靠着坐背想象这是小时候自己贪玩到睡着时叶秋背着他回家的小小的背,眯起了眼睛。

  åœ°é“é‡Œçš„灯光在叶修轻眯着的眼睛里缠绕、漂浮,在又变成向前奔跑的细丝时,叶修睡了过去。脑海里飘过他一切开始的地方,叶秋的身份证和行李箱,《荣耀》里认识的现在的嘉世伙伴,还有与苏沐秋最后的一次通话。提示音里好听的女声响起,叶修的眼皮颤了颤,又抬眼望了望电子滚屏上的站台名称,起身走到了出口处。

这是…错觉吗?眼角掠过一道黑影,却好像带来了一道淡淡的风。

  å¶ä¿®ä¸‹äº†åœ°é“ï¼Œé¡¿äº†é¡¿ï¼Œè¿™é‡Œçš„环境在一天里变化得与原来相差甚远,天花板上的电灯都变成了最新款的设计。

...我下错站了?不对啊,哪一站都没见过这种灯啊?

  ç–‘惑最终不敌泛上来的一阵阵困意,想趴在床上的愿望促使叶修迈开步子向着地铁口走去,被亮眼的阳光照射上的那一刻,叶修又愣住了。虽然他微醉了,可是还是能记得从饭馆出来的时候分明已经是晚上,但现在天空上哪儿还有高挂的星星,倒是H市的大太阳安然的普照。

我可能正在睡觉吧。

摇了摇头,叶修走向记忆里出租屋的所在地。这点路他走的很不自在,街上的人仿佛他是个怪物一样,上下打量着他,对他投以疑惑的目光。有同伴的甚至还走到稍微离他远一点的地方举起手机偷拍叶修自己。

  æ²¡æœ‰åœ¨åª’体面前露过脸吧?没有吧?难道我和哪个明星撞脸了吗?叶修想着各种可能性,但是思虑无果,也就无视了这些行为,继续向前走着。

  åœ¨ç»åŽ†äº†ä¸€è·¯ç›®å…‰æ´—礼后,叶修到了他的出租屋门口,又发现门口摆了许多自己从来没有用过的东西——像什么秋葵干的包装、女士内衣盒子,甚至还有叠的半米高的泡面碗。然后叶修视角一转,终于见到了他熟悉的东西,一本去年的电竞周刊。可他细看了看,上面的日期竟与他认知里的年月差了整整八年。

  å¶ä¿®ä¹Ÿä¸æ‰¾é’¥åŒ™äº†ï¼Œä»–已经可以肯定这间屋子,至少是现在,不属于他。

 

在思索了一番自己能去哪儿以后,叶修茫然了。除了俱乐部,好像还真没哪儿可以去。他定定地站在小区门口,闲来无事摸了摸口袋想找根烟抽,掏出来后却发现烟盒是空的。

 â€œä»Šå¤©å¥½èƒŒå•Šã€‚”叶修认命,走上车水马龙的街道,在又经历了漫长的目光和偷拍洗礼后,叶修把视线放在了一家看起来很冷清的小商店上。推开挂了“正在营业”牌子的玻璃门,环视一圈,叶修径直走向收银台。

  â€œèŠ™è“‰çŽ‹ï¼Œè°¢è°¢ã€‚”指了指售货架上的烟盒,叶修打开了钱包。正要掏出钱票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无比熟悉...嗯,是两小时前才听过的声音。

  â€œæˆ‘靠,叶修?你穿的什么啊,这是几百年前的嘉世队服?还有你的鞋垫儿呢,怎么这么矮啊哈哈哈哈哈”

  å¶ä¿®çœ‹ç€é‚£äººçš„脸,挑了挑眉,让自己流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张佳乐?你们没回K市啊。” 

 

然后轮到张佳乐惊讶了,他们可是都完成了在霸图的比赛日程在休赛期暂住着的,他也记得自己对叶修说过这件事。“...”他抬手摸了摸现在矮他半个头的叶修光洁的额头,没有感受到太过的温度后放了下来“没发烧啊...那为什么神志不清了,哦叶修你在装傻对吧。”
 
  â€œä½ ä»¥ä¸ºæ‰€æœ‰äººéƒ½å’Œä½ ä¸€æ ·æ— èŠå•Šã€‚为什么还呆在H市?你们百花在旅游放假吗?”

  å¼ ä½³ä¹è¿™ä¸‹è„‘子里是真的白了一下。百花?自己可是已经把百花队长的职责抛下很久了。眼前叶修又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再看了看眼前小叶修的脸,白白净净甚至还有点尖下巴。嘉世红色的队服马甲下挺翘的臀线和线条流畅的腿更是和他现在记忆里的联盟首席Mr.Face T不同。

  å¼ ä½³ä¹ç›¯ç€å¶ä¿®çš„腿捂住了鼻子,接着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干什么,又尴尬的把手拿了下来。

  è¿™ä¸ä¼šæ˜¯ï¼Œæ‰€è°“科幻小说里的穿越吧……

  å¼ ä½³ä¹çœ‹ç€å¶ä¿®ä»˜å®Œé‚£åŒ…烟的钱,也飞速地为自己手里的小熊饼干掏出钱包,追着叶修出了门。不管是什么,他先得找到和以前叶修相识的人。

  â€œå°å¸…哥,网吧约伐?”
     
  â€œæ»šã€‚”

 

结果叶修还是被苦口婆心的张妈妈拉进了兴欣网络会所。

 

 



 *

 è¿›äº†é—¨ï¼Œé™¤äº†çŽ°åœ¨è¿™ä¸ªæ—¶é—´çš„叶修,兴欣其他的成员果然都在。20岁的叶修是熟悉这里的,就在嘉世俱乐部的斜对面。苏沐秋拉他进来过一次,在靠里排的机位上抢boss抢的不亦乐乎,恶心其他战队和工会。叶修抽回被张佳乐握的紧紧的手,看着眼前披着栗色长发的漂亮小姐姐的脸,更加证实了张佳乐刚才告诉他的话。

  è‹æ²æ©™...嗯,比他印象里还是高中生的苏沐橙要长高长漂亮了。叶修和张佳乐一样一团乱麻的脑海里好像终于被扯出了线头:时间差、变化了的地铁站、比他高的张佳乐和眼前大姐姐一样的苏沐橙,此时好像变成了一条条消息:

  æ‚¨å·²ç»ç©¿è¶Šï¼Œè¯·å¼€å§‹æ‹¯æ•‘世界的旅程吧!

  å‘¸ã€‚叶修摇了摇头,自己才不会是什么魔法少女。

 

 

 

 

*

“所以,你是老大8年前的时候?”金发男人眼睛冒着光扑了过来。手还不安分的一边揉揉叶修的脸,一边拍拍他的屁股。

  â€œæˆ‘警告你这个大型犬一样的生物,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要告张小花了。”叶修假装正经地端起胳膊对包荣兴说。“比起这个,现在的我呢?我想我突然出现在这里,应该不是什么偶然现象。”忽视吊着脸好像很失望的包子,他开口。

“可能是怕你以后变得和现在的老叶一样没下限,所以让你在我们的熏陶下变成一个可爱的少年,嗯。”魏琛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摆出一副严肃的姿态。然而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因为自己平时猥琐惯了,现在做出这个动作只显得更加猥琐。叶修嫌弃地瞪了他一眼,“得了吧老魏,现在的我就已经虐爆你了,没下限的明明是你。”

  ä¸¢äº†ä¸€å¥å˜²è®½ç»™ä¸€è¾¹è·³è„šçš„魏琛,叶修又转过头来:“还有你呢张佳乐,百花现在有没有拿过冠军啊。”

  â€œå°é¬¼ä½ æœ‰æ²¡æœ‰ä¸€ç‚¹å¯¹å“¥å“¥çš„尊重啊...而且我已经不是百花的队长了,张佳乐现居霸图。”

   å¶ä¿®æ»¡æ˜¯è°ƒç¬‘的眼睛里似乎流出了一点惊讶,他转过身看着张佳乐,忽视掉小辫男人的前一句话,开口道“那...孙哲平呢?”

  â€œä»–在义斩,一个你以后会很熟络的战队。”

  â€œå“Žæ²¡æƒ³åˆ°ä»¥å‰æ€å¾—要死要活现在各个战队关系居然这么好了啊,叶修。而且告诉你啊,现在的我们可是拿过世界冠...唔唔!老叶你好闲啊我靠!”张·è¯éƒ½è¯´ä¸å®Œå°±è¢«æ‚上嘴向后倒地·ä½³ä¹æ‰äº†æ‰æ‘”痛的屁股爬起来,看到身后178的这个世界的叶修,刚想骂出来的话又憋了回去。

张佳乐安静如鸡。

  ä¸æ˜¯æˆ‘怂啊!这还有个小叶修呢,让他听到那个世界的张佳乐还怎么活,难道只能连四亚都拿不上只能四季?张佳乐为自己看到叶修一瞬间的懵逼找到了借口。

  â€œæˆ‘说张佳乐,让‘我’以后自己去经历吧?”

  è€Œä¸”张佳乐不说话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看呆了。

  28岁的叶修把他那葱白的指尖轻轻点在薄唇上,对着张佳乐笑了一下。从玻璃门透下来的阳光在叶修苍白的脸上晃动跳跃,又在门帘的细缝中落下。光影摇曳,叶修坐在了网吧前台前放置的圆形木桌上,包裹在黑色长裤里的腿叠着,就这么看着张佳乐。

  19岁的叶修抬眼,他看到自己长高了,变得更白了,嗯...更faceT了。“啊,在这儿啊。原来以前我和叶秋这么像......不管怎么说,你长的很好看。”28岁的叶修开口。

  å˜˜å£°å››èµ·ï¼Œä¸è¿‡å„位也都清楚,这嘘声嘘的是叶修的不要脸,不是脸。19岁的叶修,瘦瘦弱弱的,眉眼清秀,瞳孔里盛着一湾流转的星海。似乎是因为刚刚建立嘉世王朝,他变得更神采奕奕。这边坐在圆木桌上的黑发男人看着看着,好像把自己拉回了几年前。骄傲的不可一世的两个少年揣着银白色的账号卡,让枪与矛成为荣耀世界里的一道风景。
       

        åªå¯æƒœå·²ç»ä¸åœ¨äº†ã€‚

 

       å¶ä¿®çš„静默被突如其来的挂铃响声打断了。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拉开了玻璃门,男人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两个叶修,嘴唇微张,看起来是有点惊到了。“前辈你什么时候生的孩子居然这么大了?”

  â€œ....文州,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就是我早晨和你说过的了,我去了一个地方,那里...是以前的嘉世俱乐部。”

  â€œå¼€å§‹æˆ‘在一片迷雾里,等到了迷雾尽头,周遭就亮起来了。地铁站里还有当年我最喜欢吃的早餐鸡蛋饼呢。接着我边吃边走,就看到以前的嘉世了。但是里面大家都不在,我想可能是在打比赛吧。嗯...然后我没怎么逛就又回来了,结果一回来就看到你了。”叶修说完转头看看19岁的小叶修。

 å–»æ–‡å·žç”¨å·¦æ‰‹æç€ä¸‹å·´ï¼Œä¸€è¾¹é™é™åœ°å¬28岁的叶修用他那好听的烟嗓吐出的文字,一边满含笑意地看着两米外兴欣沙发上瘫着的小叶修。虽然看着很小,但是眼前这个叶修也已经成年了。喻文州盯着他宽大队服下的瘦削身板,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

 

果然啊。叶修不会照顾自己,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的。明明可以事无巨细地照顾别人,为什么从不对自己上点心?喻文州看了看一边28岁的叶修,又转回对着小叶修的视线,在心里盘算好了给叶修养膘的一系列计划。

 

坐在一边的小叶修似乎感受到了一种非常神奇的视线,不禁偏偏脑袋,歪头看了看喻文州。

 

然后叶修看着喻文州眼睛里蕴含的情感,有些不知所措。那眼神太过温柔,太过包容,好像一束星火,震得叶修那颗被包裹住的心脏微微有些疼。

 

他多久没有被人这样注视过了?

 å…«å¹´åŽçš„自己,竟然被人这样的喜欢着吗?

 19岁的叶修想到这里,不禁又有些发怔。在他几载征战荣耀赛场的时间里,很少有人告诉他荣耀以外的事情,在他曲折的记忆里,喻文州这样的眼神他是见过几次的。

 ä¸€æ¬¡æ˜¯å´é›ªå³°ã€‚

 ä¸€æ¬¡æ˜¯å¶ç§‹ã€‚

 ä¸€æ¬¡æ˜¯ï¼Œè‹æ²ç§‹ã€‚

 â€œåˆ«æƒ³äº†å°é¬¼ï¼Œæˆ‘们..呃让你文州叔叔带你玩玩?”

 å¶ä¿®ä¸€é¡¿ã€‚思绪尘封已久的阁楼被打开了。白鸽把彩窗的封泥叼下,阳光洒进空气里的浮尘,嫩绿很快蔓延开,延了一片。然后海浪打出的白沫化为耀眼的宝石,信使衔着它飞进,又将它啄破,终究是把海浪洒在了绿芽上。

 19岁的叶修被28岁的自己说的这句话从胡思乱想中揪出来,一瞬间的讶异很快过去。叶修低低笑着,答应了28岁自己的提议,又抬头看了看网吧里周围团坐着的一群人,一股奇妙的心情爬上心头,痒痒的,沉默的看着。

 å–»æ–‡å·žçªç„¶èµ°å‘了19岁的叶修,塞给他了一枚印了杭州夏景的明信片。叶修翻过来,看到背面有用熟悉的字体书写的文字,正想细读,却被喻文州按下了手。

 â€œå…ˆåˆ«çœ‹ã€‚”

 è™½ç„¶ä¸çŸ¥é“为什么,但喻文州肯定有他的理由。于是叶修听话的收了起来,抬头再一次对上了喻文州深邃的双眼。刚刚压下的感叹又冒了出来,扑通扑通地在叶修心里刷着存在感。

 ä»¥åŽçš„我不是一个人。有很多人爱这个叶修,有很多人给他温柔,看到他的温柔,这就够了。

 å°±æ˜¯19岁叶修冒出这个想法的一瞬间,H市高挂的太阳突然极速西沉,网吧外的街道突然摇身一变,成了陌生的模样。叶修有点惊慌地左右扭头,他发现兴欣的众人都不见了。

 æ˜¯çš„,这次叶修知道那不是错觉,那个黑影又出现了。



*

叶修看着眼前高声欢呼的人们,努力回忆刚才的细节,发现徒劳后叹了口气,咸鱼躺在硬邦邦的看台椅上。

 è‡ªå·±åˆšåˆšâ€¦æ€Žä¹ˆäº†æ¥ç€ï¼Ÿ

 å¶ä¿®åªè®°å¾—兴欣网吧里喻文州看自己的眼神,正当他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一道明晃晃的白光打来,接着叶修感受到了一些软软的触稍包裹上了自己的小腿,还有一些看不见的触稍抚摸着精神末端,如潮水般温暖,柔和。

 ç­‰æ–‘驳光影褪去,意识回到身体,叶修才发现,

 æ·¦ã€‚

 è€å­åˆç©¿è¶Šäº†ã€‚

 

 

 å…¶å®žç©¿è¶Šä¹Ÿæ²¡ä»€ä¹ˆä¸å¥½ï¼Œåˆšåˆšå¶ä¿®ä¸å¾—不承认他被那些不知名的触稍摸得还挺爽挺开心,而且看看未来,又有什么不好呢?这么想着,叶修也就把注意力移回了眼前正在进行的荣耀比赛上…嗯他看见了什么???

 å…¨æ¯æŠ•å½±é‡Œå’Œå¤–国选手的神枪手厮杀着的,是君莫笑?

 é‚£ä¸ªèžåˆäº†è‹æ²ç§‹å¿ƒè¡€çš„君莫笑?

 å¶ä¿®åˆå®šäº†å®šç¥žï¼Œççœ¼çœ‹åŽ»ï¼Œè¿˜çœŸæ˜¯ã€‚

 é‚£æŠŠä¼žï¼Œä»–永远也不会认错。虽然材料被提升了许多,外观有了改变,可全荣耀还有第二把会变形的武器,有第二个叫君莫笑的散人吗?

 ä¸ä¼šã€‚君莫笑它做的,只是留下了两个少年渍着梦想的夏天,留下了出租屋里摇着扇子飘然而过的时间。就算能有第二个君莫笑,有第二把千机伞,也不会如这把一样熠熠生辉。

 å†ä¸€æ¬¡çš„,心里填满了苦涩。叶修其实不是一个很钟于悼念过去的人,在

平时的生活里,甚至想到苏沐秋这个人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可当他正想要切除这块如若乱麻的心结时,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å¿ƒç»“长在哪里?他又怎么能,用刀子捅自己的心脏?

悲伤来得突然,去的也快。叶修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正进行的激烈比赛上。

 è½èŠ±æŽŒã€‚

 é¾™ç‰™ã€å¤©å‡»ã€‚

 è¿žçªåˆºï¼

 ä¸è¡Œâ€¦å›èŽ«ç¬‘的血量占劣势,这样下去,会输的!叶修坐在这里,手心上有些许汗水。按理说,职业选手是不应该有太多手汗的,可是饶是站在荣耀顶峰的叶修,此时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å›èŽ«ç¬‘不会输的!叶修,不会输!

 è¿™æ˜¯çœ‹å°ä¸Šçš„支持中国队的观众们此时此刻的统一心声,而一旁的嘉宾看台上,职业选手们也都为台上正操纵着君莫笑的叶修捏了一把汗,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绕过来了一片黑影,正悄然停留在身后,注视着他们。

 å¶ä¿®æ¼‚亮的瞳孔突然放大,是转折!转折来了!

 åœ¨è¡€é‡åªæœ‰æœ€åŽç™¾åˆ†ä¹‹å…­çš„时候,君莫笑的矛突然极快地闪动起来,然后又抽出伞骨上别着的步枪,子弹随着那双漂亮的手捏着的鼠标摇摆着倾泻而出。

 å•ªã€å•ªã€‚

 æ¸…脆的两声过去,随之而来的是流水般的连招。电子统计屏上APM一栏的数值,几次飙到了800之上。

 ç…Œé¾™åƒæœˆï¼

 å’šã€å’šã€‚

 æ˜¯å¿ƒè„æŒ¤åŽ‹è¡€æ¶²çš„声音。

 å’šã€‚

 éšç€çŽ°åœºéŸ³æ•ˆï¼Œè±¡å¾è£è€€çš„机械羽翼从剑翼呼啸而来,叶修定了定神,眼前欢呼不止的人群一张一合的口中吐出的话语他熟悉又陌生。什么中国队什么世邀赛,他叶修只想等那个黑影再次出现把他带回家见一叶之秋打荣耀。旁边的观众又开始喊起来叶修的名字,一声高过一声。

 ä½ åˆ«è¯´ï¼Œå¬è¿™ä¹ˆå¤šäººå«è‡ªå·±è¿˜çœŸæœ‰é‚£ä¹ˆç‚¹å°´å°¬ã€‚

 ä¸è¿‡å¶ä¿®è½¬å¿µä¸€æƒ³ï¼Œè¿™ä¸ªæ—¶é—´çº¿çš„自己肯定在这儿吧?那就先和他待在一起聊聊人生谈谈理想,顺便看看自己的未来。联盟有盛大吗?是不是还有很多很多和一叶之秋一样的账号卡,有很多很多与他一样优秀的操作者?叶修浑身被名为[挑战]的火焰灼着,不禁加快了脚步。跟着自己可以看懂的英文单词标识,叶修在偌大的比赛场馆里七弯八拐,终于找到了选手休息室。门口的翻译大姐姐一看叶修的脸,笑眯眯地冲他走过来,带着训练出来的微笑给叶修开了门儿。

 å¶ä¿®æœ‰ç‚¹æ€”住,眼前的场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全息投影转播。君莫笑的伞在烨烨生辉。房间里有他熟悉的一张张脸庞,此时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纷纷随着君莫笑沉红的围巾末端转回头来,

 â€œè€â€¦è€å¶ï¼Ÿï¼Ÿï¼Ÿâ€é»„少天是最沉不住气的那个,一见到那张脸就脱口而出,硬生生把疑问用表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å–»æ–‡å·žåˆé¢å‘全息投影的方向看了看,问号在心里堆积,继而缓缓开口“你是前辈?”又顿了顿,觉得自己说得有些不对,重新组织了语言“你是以前的前辈?”

 å¶ä¿®æ²¡æœ‰æ­£é¢å›žç­”这个问题,只是对着眼前站起来的一圈人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开口道“啊,是啊。现在这个世界的叶修被我的boss抓走了,我是来顶包的,所以你们快…”

 â€œåœ¨è¯´ä»€ä¹ˆå‘¢ï¼Ÿä½ ä»¬å¸…气的领队PK回来了也不来迎…”

 ä¸¤ä¸ªäººåŒæ—¶è¢«å¯¹æ–¹æ‰“断,一个脸上的狡猾已经全转为了惊讶,另一个还扶着门把手挑眉前视,面面相觑。

 â€œ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ä¿®æˆ‘就问你尴尬吗!!!”张佳乐搂住黄少天毫不犹豫地嘲笑起来不知道哪边的叶修,但一旁的孙翔看了过来,彼此都心知肚明张佳乐是为了掩饰自己刚刚看到19岁叶修的时候那一瞬间的脸红。

 å‘¨æ³½æ¥·è¿™ä¼šå„¿æ‰ä»Žéœ‡æƒŠä¸­ç¼“过神来,联盟第一人腼腆沉稳的性格让他憋住了嘴边的大笑,那双好看的薄唇一张一合吐出了目前为止唯一一句正常的话。

 â€œæ‰€ä»¥è¯´è¿™ä¸¤ä¸ªéƒ½æ˜¯å‰è¾ˆï¼Ÿâ€

 19岁的叶修这才意识到自己本来不属于这里的世界,于是连本带末地叙述了一遍他之前穿过的地方以及自己如何穿到这个世界,甚至拿出了初中语文作文的功底。

 å›½å®¶é˜Ÿçš„各位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好歹明白了些事情始末。方锐还想抓着小叶修调戏两把,却被身后穿着国家队队服的28岁叶修轻轻捏住了后颈,方锐没急着挣脱,反而反手摸了一把领队的屁股。叶修看着嬉皮笑脸的方锐,也有样学样,嬉皮笑脸地用两根骨节明晰的白皙手指夹住烟,使坏地往方锐脸上呼出一口烟。

 â€œèµ°äº†ç‚¹å¿ƒå¤§å¤§ï¼ŒåŽ»å¼€é‡‡è®¿ä¼šå•¦ï¼â€

 æ–¹é”ä¹Ÿä¸é¡¾èº«åŽä¸€é“道因为自己刚才得到福利而刺过来的哀怨眼神,反而一脸春光地跟着两个叶修背后就走,其他人见工作人员来催了,也只好纷纷起身,收了收空气里飘着的明显可见的“不开心”情绪。

 19岁的叶修看着方锐的动作有点迷。为什么未来的他旁边有这么给里给气的同事?

 â€œå“¼ï¼Œçœ‹çœ‹ä½ ä»¬æŠŠäººå®¶ç¿»è¯‘小姑娘吓成什么样了,一个个这么凶。”说这话的孙翔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也是凶巴巴的,端着胳膊掩饰自己。

 â€œä½ è¯´ä½ æ˜¯ç©¿è¶Šè¿‡æ¥çš„,可是我总是觉得我后来又见过你。”喻文州用一只手撑着下巴,“你…”

 â€œæ‰“住文州!咱先别和‘我’说这些了行嘛,我都要饿死了。”28岁的叶修拉着20岁的叶修,两人一起表达了希望胃得到照顾的想法。20岁的叶修想起自己开始穿越之前吃的海鲜有些馋,就和长大的自己打着嘴炮顺便拉众人去了苏黎世的海鲜馆下馆子。

 äººåœ¨èŽ·å¾—成就时总会是想来点酒精。叶修也端起了久违的盛着低度酒精饮料的玻璃杯小嘬几口。那边张佳乐水喝多了起身想解决下生理问题,却不想在厕所碰见了同来的周泽楷。

 â€œä¸œè¥¿ä»€ä¹ˆæ—¶å€™ç»™ï¼Ÿâ€

 â€œæ™šä¸ŠåŽ»é…’店。”

 â€œä½ æ¥æˆ‘来?”

 â€œâ€¦æˆ‘来吧。”

 å¼ ä½³ä¹è™½ç„¶æœ‰äº›é—憾,但还是点了点头,把鸟一塞裤链儿一拉出了门。

 

 

 è¿™è¾¹é¥­å±€ä¹Ÿå·®ä¸å¤šç»“束了,一大一小醉醺醺的叶修被蓝雨的正副队拉扯到了酒店房间里。联盟给配的这家酒店是比较高档的那种,19岁的叶修踩在柔软的地毯上,闻着一边紧抱着他的喻文州大衣上淡淡的古龙水味,竟然就这么意识半飘离地睡了过去。而跟在喻文州后面的黄发男子则拢着28岁的叶修,嘴边还挂着一丝傻傻的笑。喻文州转身,看见黄少天掏出手机记录下叶修靠着他肩膀睡过去的照片,又像个宝一样塞回兜里,也把叶修剥干净简单擦洗了一下就放到床上去了。

 19岁的叶修睡觉的时候还会哼哼,他翻了个身,抱住旁边比他抽条抽的长些的男人,迷迷糊糊间听见相机的咔嚓声和关门又开门的响声,接着一股很舒服的气息笼罩了他们。

 å¶ä¿®æ„Ÿè§‰åˆ°é¢å¤´ä¸Šæœ‰æµ…尝辄止的濡湿感觉,身旁的床单被那人的胳膊压得陷了下去,而28岁的叶修也有了感觉,嘟哝了两句含混不清的被打扰好梦的抱怨,又安静下来沉沉睡去。这边年龄小些的叶修抬眼,却被惊艳到了。他认识这张脸,刚刚还在电视屏上见到麦x劳的圆筒广告呢。

 è¿‘看果然帅。

 è€Œè¿™å¼ å¸…脸的主人此时正在尝试拥抱他和那个大些的自己。一边涩涩地将两个前辈环住一边又放缓放轻动作,生怕打扰了这美好的景象。青年在终于成功的时候抬起修长的右手,把指间夹的物体塞进叶修的队服口袋里。周泽楷也顺时启唇:“记住了,先别看。”

 ä¸€ä¸ªä¸ªçš„都这么说,哎不看就不看吧。

 åœ†åœ†çš„物体擦着布料有些凉凉的,刺激到叶修的皮肤。可叶修在这顺然的刺激里,两眼一闭睡得香而沉。思绪完全被梦境占领前,他的意识又出现了黑影。

 

 

 

*

上一次场景里的张佳乐曾偷偷背着大叶修告诉他了些未来的事。叶修以为这次自己穿越,是到了兴欣的时期。可是当他从沉眠中睁开眼睛,发现这里的装潢不像张佳乐描述的那个昏暗而窄小的储物间。

 æ˜¯å…´æ¬£ï¼Œä½†ä¸æ˜¯ä»–还没经历过的那个兴欣。叶修突然涌上了关于‘兴欣’的记忆,可他还是那个19岁的叶修,那个嘉世的叶修。其实会出现这种情况叶修也不怎么意外,毕竟他从第二次穿越开始就零零散散地记起了所在世界里自己的回忆。所以当他见到了这个世界的自己,便褪去了之前的软萌换上一副蔫坏蔫坏的脸对着兴欣一众,尤其是刚刚那个世界里调戏了自己的方锐。

 æ–¹é”è¢«ä»–瞪得楞了一下,然后突然一脸羞涩。

 å¶ä¿®ï¼šï¼Ÿï¼Ÿï¼Ÿ

 è™½ç„¶è¿™é‡ŒåŠå…¶ä¸æ­£ç»ï¼Œå¯æ˜¯è¯¥åšçš„正事儿还是要做的。叶修在经历了几次“别人塞给我个东西我就要到下一个地方去了”的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后也算是摸到了正道,在这个世界的方锐塞给他一个带有棱角的物体并嘱咐“先别看”时那个黑影又把他带到了下一个地方。

 å†ä¸‹ä¸€æ¬¡ï¼Œæ˜¯é»„少天和孙翔一起给他的一张长方形票。

 ç„¶åŽæ˜¯çŽ‹æ°å¸Œç»™çš„非典型畸形徽章。

 æŽ¥ç€éŸ©æ–‡æ¸…也来了,绷着张脸把一个朴素的信封塞进了叶修胸前的口袋里。

 â€¦

..

.

 

这次被黑影带走的时候,叶修还在想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人。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件事情,既然时间是在转动的,那他一定可以回到自己原本的那个世界去。这么一想,也就不急了。可等他悠然自得地到了这个世界时,抬眼却愣住了。他站在北京的家旁边修建的私人花园里,眼前站着一个容貌和叶修完全一样的男人。

 å¶ç§‹ç†äº†ç†è‡ªå·±è¢«é£Žå¹èµ·å¾®å¾®å‘皱的西装下摆,又把刘海撩了撩,一副社会精英的派头,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叶修的动作。

 å¶ä¿®çœ‹ç€è‡ªå®¶å¼Ÿå¼Ÿï¼Œä¹å‘µäº†ã€‚他环视一周,发现这里并没有其他的自己。这种被打断计划的事情让叶修有点不舒服,但他也没有想太多。叶秋还在那边看着他,他也等不住了,长腿一跨就拉住了叶秋的手。

 å¶ç§‹çœ‹ç€ä»–,低低的笑了。叶修看着和自己别无二致的脸,心想这小子笑起来还真有那么点帅。叶秋看不到叶修心里状似自夸的想法,低下头看着叶修那双白皙修长反正就是怎么看怎么好看的手,突然前倾抱住了叶修。

 â€œæˆ‘很想你。”

 å¶ä¿®è¢«ä»–这一下搞的猝不及防,于是抬手摸了摸叶秋的头顶。“我们叶大总裁终于会跟哥哥说话啦。上次见面明明还唔…”

 å¶ç§‹åŸ‹åœ¨å¶ä¿®é¢ˆçªï¼Œé‚£é‡Œæœ‰å¥½é—»çš„牛奶味沐浴露香气。可是这温柔乡也不能待久,叶秋记得自己要干什么,接着一把捂住自家哥哥不识时务的嘴,恋恋不舍地起身。他从手腕上摘下自己带了几年的贴身手表,捏起他哥细瘦的手腕,把还带着体温的表盘搭了上去。叶修看了看表盘里精致的银针,那里指着11;59.

 é»‘影又出现了。

 

 

 

叶修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

 æ¢¦é‡Œä»–见到了许多个自己,从未来,到现在。

 æ¯ä¸€æ¬¡çš„梦都真实得不像话,叶修醒来,在光亮下举起手,静静地看着那不知来源的光从指缝滑下。出人意料的,这光的速度很慢。最终在光的双手抚上此时19岁叶修的胸膛时,充斥眼前的一片白色散去了。

 è¡¨ç›˜å¼€å§‹æ»´ç­”作响,叶修沿着脚下蜿蜒而出的路前行着,直到他看到一扇门。

 

5.

 å¶ä¿®æ‰¶ä¸Šé—¨æŠŠã€‚

 

4.

 é—¨è¢«ç¼“缓推开。

 

3.

 å¶ä¿®çªç„¶æ„Ÿåˆ°èƒ¸å£å£è¢‹çš„重量正在减轻,低头一看,那些友人送给他的物什都不见了。

 

2.

 é—¨å¼€äº†ã€‚

 

1.

叶修的眼睛被一双手掩住了,身后缠绕着熟悉却不见良久的气息。

 

0.

当钟表指到12时,叶修看到一张桌子。

 æ¡Œå­ä¸Šæ‘†ç€ä¸€ä¸²ä¸œè¥¿ã€‚

 æ˜Žä¿¡ç‰‡ã€æˆ’指、奖杯、影票、徽章、信封。

 ä¹…远的思念、爱慕的见证、荣耀的疯狂、时间的保存、琦念的信物、远方的等待。

 ä»–又看到了桌子后的人。

 é‚£é‡Œç«™ç€çš„人们正等着午夜的钟声响起,在咚咚的声音绕过耳畔时,他们一起对面前的叶修喊到:

 â€œå¶ä¿®ï¼ï¼ï¼20岁生----日-----å¿«----乐-----!!!”

 è€Œé‚£ç»•åœ¨ä»–身后的气息也终于具现成了一个挺拔的少年。

 â€œæ²â€¦æ²ç§‹â€¦â€

 æ³ªè…ºå¿½ç„¶å°±å†³å ¤äº†ã€‚他没那么坚强,虽然能同他人说出苏沐秋的以前,却无法在见到苏沐秋的时候假装无所谓、假装什么都过去了。

 æ¡ŒåŽæœªæ¥çš„国家队队员们也是此时才见到,原来那个一杆却邪挑破长空,所向披靡的斗神,肩膀其实那么薄弱。

“阿修。”

 â€œè¿™æ¬¡æ˜¯æˆ‘鲁莽了,叫了你的朋友们来帮我。”

 â€œæˆ‘知道你会因为我偷偷在玩上惆怅,有时候还会掉点眼泪。”

 â€œæˆ‘看了你的比赛,你很棒。”

 â€œæˆ‘一直注视着你。”

 

“我爱你。”

 

 

 

 

 

 

熟悉的,叶修再一次醒来了。这次身上被打上了一层层彩色的礼花。

 ä»–抬头一看,吴雪峰,陶轩,还有其他的嘉世队员正一脸坏笑的盯着他。

 å´é›ªå³°æ§ç€è›‹ç³•å¯¹ç€ä»–一笑“生日快乐,我的小队长。”

 å¶ä¿®ä¹Ÿç¬‘了,笑的很好看。

 ä»–知道的。他一直都不寂寞。

 

     END


我没赶上!!!!!!!!!!!!!!!!!气死我了!!!!!!!!!!!!!!!!!!!!!!

这篇写了很久,算是包含了自己对叶修的感情吧。嚎一句叶修我爱你!!!!!!!

我入坑只有六个月,算是很短的...这篇一开始定的其实没有这么魔幻,能写一万多字也是惊到我。

明年愿望:赶上529

非常制杖的夜修repo!!!!

写这篇repo之前先让我夸一句:太太粮产量多质量好,简直圈中袁隆平!!!! @落天下 

 

我入坑比较晚,是今年2月才入的全职坑,被朋友安利全职的时候顺便也吃下了周叶安利。刚开始那就和个狼崽子一样饿的到处吃粮啊也不太了解他们到底该是什么样的。

 

然后我就点开all叶tag里的榜单啊。

 

然后我就看到了夜修啊。

 

然后看了十几章我就已经飞升了啊!!!!

 

2月还在放寒假,我基本都是和基友一起修仙到天亮。那时候疯狂地日作业,日完撂了笔就开始看这篇夜修。对这篇文最强烈的记忆大概是在黄少知道叶修真实身份以后和叶修分手那里,太太现在把这部分文隐藏了所以只能记住个大概文字…)黄少来到叶修的小公寓前,我一直以为黄少会直接把存在感飙到爆表直接开门,可他只是在门前待着,似乎和他隔着墙壁的那个人就在眼前。后来再到叶修的蝴蝶刀尖扎进黄少的皮肉,离心脏那么近。然后黄少就看着叶修,然后再看到太太描写的下面黄少说的话,果断泪目。

 

少天太喜欢叶修了。喜欢这种东西,就算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       

 

以前看文从来没有的一种感觉在看到夜修的时候体会到了。在少天来找叶修的时候,周泽楷看到叶修口型的“对不起”的时候,我都不能再翻下面的文字。

 

真的是心口一抽一抽地疼,能蔓延到全身。看到这几篇我其实都是看一点缓一下,以前看别人说哪篇文如何如何虐,如何如何哭到肾虚觉得都是夸张,结果自己体会了一下还真是酸爽啊(….

 

再说说小周吧。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话我觉得可以用来形容七七太太文里的周泽楷:“lofter上写文写得好的太多了,在那么多cp里,写周叶的写得最好,好像小周就该是那个样子的------无论是谁写的,他天生就是那个样子,沉默腼腆,英俊温柔,是落不尽的流星,是捕不到的惊梦。”

 

是了,流星要去追逐的不是安逸的群星,是地平线余光漾出的辉。叶修是这辉,也是能让惊梦安定的引灯。周泽楷的背景注定他不是一个懦弱的孩子,他不会是,也不能是。看到周泽楷举枪解决他的姐夫的时候,真的很心疼小周。叶修是个好老师,他不会帮小周包揽这些而是让他早些接触,初看很残忍,但是叶修是爱小周的。如此深爱。我特别偏爱黑道paro,原因大概是喜欢看人物间的爱与背弃,他们选择的路大多相同。枪支下的玫瑰花终究是带血的,但爱不会。

 

周泽楷选的路,就只是路而已。这一路变数太多,可他只是想走到叶修的心里。

 

最后就是叶修啦。我本来也是个叶修推,看了这篇文恨不得捧他上天!!!叶修你为什么这么帅!!!你为什么还不娶我!!!(咦

 

温柔,强大,细腻。从前在孤儿院背负着的也好,现在承载着的感情也好,他一直都是那个叶修,从来不曾改变。伤痕和荆棘折磨了他太多,可他一直在包容伤痕,软化荆棘。这篇文里我印象里的叶修从来自信,耀眼。最后他是真真切切地把自己交给了周泽楷和黄少天,交给他最爱的人。

 

他的希望,他的未来,他二十几年来放在心头上的情感,终于全部倾泻而下。能让叶修放下过去,我很感动,能看到他真正开心,真正笑出来是我的愿望。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你。


中间七七太太有过断更,那时候广大太太迷妹掏心挠肺空虚寂寞冷天天跑到太太最近一篇(我记得是60)下面堆评论等太太回来,看着这些评论和我刷上去的八九条,真的感觉到他们是被爱着的。我的小周,叶修,少天,大眼,沐秋沐橙.....天太蓝了,所以你是天使。这是最纯粹的爱情。

 

最后本子已经买啦!等收到本子我要好好舔舔舔舔舔!!!再表白一遍七七太太!!太太我爱你!!!嗨呀第一次写长评好紧脏!没看过这篇的GN们快去看啊啊啊强势卖安利!!私心加个tag去cp区卖安利...